1853年的历史记载168图库

更新时间:2019-10-21

  咸丰三年(1853)正月初二,太平军自武汉出发,水师战船万艘,顺流东下,陆军于两岸屏障水师,长驱直捣南京。先是,太平军连克武汉三镇,威胁苏皖,震撼豫蜀,使清廷大为惊慌。咸丰帝将钦差大臣署湖广总督徐文缙革职拿问,以向荣为钦差大臣,专办两湖军务,又破例增设两钦差大臣:一为署河南巡抚琦善,率军进防信阳、新野;一为两江总督陆建瀛,督师扼守江皖。是时,在太平军内部,针对今后战略,产生三种意见,争论十分激烈:一为北进河南,问鼎中原;二为西入巴蜀,“再图四扰”;三为东下江南,占领南京。最后,杨秀清人心所向“天父下凡,令其直犯江宁”,确定了顺江东下,取南京以为根本,徐图进取的战略方针。其时清廷的长江下游一带防御薄弱。钦差大臣向荣跟在东进的太平军身后,只知尾随,不敢追击。太平军在文济老鼠峡下巢湖一战,阵斩清寿春镇总兵恩长,击溃所部清军约三千人,两江总督陆建瀛闻讯逃回南京。太平军连下九江、安庆、芜湖,正月二十九日直逼南京城下,陆军占据雨花台,水师扎营于水西门外。南京城内一片惊恐,文官“茫然不知守御”,武将“原不知武为何事”。守城清兵五千,半数为驻防八旗,外加乡勇万余,“皆市井无俚”,城未破已四散逃命。太平军兵临城下,一面积极准备攻城,一面宣传革命宗旨,动员群众支持。在人民群众的支援下,太平军于二月初十日以地雷轰塌南京北城仪凤门,攻破外城,斩陆建瀛;次日分别从南城聚宝门及水西门、旱西门入城,破内城,杀江宁将军祥厚、副都统霍隆武等。前后不过十二天,整个南京遂为太平军占领。咸丰三年(1853)二月二十日,太平天国正式定都南京,改名“天京”。太平军占领南京后,何云何从?又在太平天国两位主要领导人洪秀全与杨秀清之间产生了分歧。天王洪秀全主张分军镇守江南,主力直趋中原,取河南为基业,直捣北京。东王杨秀清却计不出此。认为攻克南京标志着革命已取得决定性的胜利,产生了“建都即成,天下大定”的思想,假借“天父下凡”,压洪秀全同意建都南京。于是,太平天国“奉天体天之意”,将南京改名“天京”,并发布《建天京于金陵论》,正式建都于此。咸丰三年(1853)三月,雷以諴奏请在河南、江苏等地推行厘捐。太平天国起义后,清政府税收减少,军饷激增,部库储存渐趋枯竭。咸丰三年二月底,帮办扬州军务刑部侍郎雷以諴采纳幕客钱江建议,在扬州里下河地区仙女庙、邵伯、宜陵等镇劝谕米行“捐厘助饷”,随即奏请朝廷于河南、江苏等地府县广泛推行“抽厘”。抽厘亦称“厘捐”,是对运销过程中的日用必需品抽收百分之一税款,作为临时性筹款措施,实为变相捐输。厘捐分“活厘”(亦称“行厘”,抽行商之货物通过税)、“板厘”(亦称“坐厘”,抽坐商交易税),又分“从量抽厘”与“从价抽厘”。后经胜保奏请推行于其他各省,咸丰五年,湘、鄂、川、新、奉、吉、皖、闽等省相继仿行。咸丰七年,胜保复奏请于全国各省一律办理。后名目日见繁多,如统税、统捐、产销税、铁路货捐等等,且税率极不一致,并不限于值百抽一。太平天国被后,清政府并未将厘捐撤消,继续征收,直到清末。民国二十年(1931),民国政府始将其正式裁撤。

  咸丰三年(1853)三月二十日至二十五日,英国香港总督兼出使中国全权代表文翰访问太平天国首都天京。先是,当太平军沿江东下时,英国驻上海领事阿礼国向文翰建议,由英国出面帮助清廷太平天国,并借此向清廷索取更多的特权,但当文翰赶到上海,准备找两江总督陆建瀛谈判此事时,陆建瀛已死,南京已为太平军占领。于是,文翰改变计划,派翻译密迪乐至前线了解太平军情况,得出结论:清朝在南中国的统治权已不复存在,如果外国进行干涉,只能无限期延长兵灾与混乱。六月,英、法、美先后宣布“中立”。十五日,文翰自上海前往天京,考察太平天国实况,探寻其领导人对外国的态度。当文翰一行的座舰驶入太平天国水域时,太平军镇江、瓜洲炮台开炮示警,英舰被迫停驶,说明原委,始得通过。二十日,文翰及其随行人员翻译密迪乐、“哈尔士”号舰长费尔班、帮办事务吴德格等抵达天京。先派密迪乐等拜会北王韦昌辉和翼王石达开,表示英国将“绝对保守中立”。对此,韦昌辉等明确回答:“尔等如帮助满人,真是大错,但即令助之,亦是无用的”。又表示,只要英国不助满人,彼此可以相安无事,甚至成为亲密的朋友。次日,文翰书面照会太平天国,要求承认中英《南京条约》及英国在中国的种种特权。二十三日,东王杨秀清复照文翰,表示如其中心归顺,愿为藩属,则许其“头人”及“众弟兄”随意来天京,或效力,或通商,悉听其便。二十五日,文翰离开天京,行前再次声明英国在华之条约权益,希望太平军进抵上海时,不要侵犯英人生命财产,若遭侵犯,必将引起与鸦片战争相同的结果。二十六日,文翰抵镇江,派密迪乐会见守将罗大纲。罗大纲警告英人勿助清兵,勿售鸦片。二十八日,文翰回到上海,此次访问,使文翰了解了太平天国对外政策,虽令其大失所望,但也亲眼看到太平军强大的实力,不敢冒然公开帮助清政府,决定暂时采取观望的态度。

  咸丰三年(1853)四月初一日,太平军天官副丞相林凤祥、地官正丞相李开芳率太平军精兵两万,自扬州出师北伐。随后,春官正丞相吉文元、殿左三检点朱锡琨亦分别自浦口、六合相继统军北上。北伐军本着“师行间道,直趋燕都”的战略方针,一路过关斩将,连克仪征、浦口、滁州、凤阳、怀远、蒙城、毫州等地。五月初六日大败清河南巡抚陆应谷部,于初十日占领归德(今商丘)。本计划在此渡河,因清军封锁了一切船只,遂西进攻开封。不克,继续西进,于汜水、巩县一带觅船渡过黄河。七月二十八日,自济源入山西、克垣曲、绛县、曲沃、平阳、洪洞,经屯留,占潞城、黎城,折回河南,自涉县、武安入直隶,击败清钦差大臣直隶总督讷尔经额所部万余人,乘胜占沙河。八月十一日,进兵距保定六十里之张登店。清廷大震,京师设巡防所,宣布戒严,咸丰帝准备逃往热河,三万多户官民逃出北京。但北伐军并未直接北上,而是东进克献县、交河、沧州,前锋直达杨柳青,进攻天津。由于天津布防严密,且时近冬令,太平军不惯寒冷,攻天津受阻,乃屯兵于静海,独流一带,过冬待暖。是时,清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、钦差大臣胜保等屯兵于杨村一带,与太平军形成对峙局面。咸丰四年正月,北伐军在既缺粮草,又断音信的情况下,主动放弃静海、独流,步步为营地向南撤兵,希望与援军会合,但这一计划始终未能实现。

  咸丰三年(1853)四月十二日,太平军春官正丞相胡以晃、夏官副丞相赖汉英、殿左一检点曾天养、殿右八指挥林启容等,奉东王杨秀清之命,统帅战船千余只溯江西上,大举西征。十八日,西征军进占安徽西梁山、裕溪口、雍家镇。五月初一日占池州,初四日攻克安庆。赖汉英、曾天养、林启容等继续西进,初七日占江西彭泽,十二日占湖口,十六日占南康府,人民缚知府恭安、知县罗云锦近迎太平军。十七占吴城镇,十八日围攻南昌。清江西巡抚张芾、湖北按察使江忠源等顽强固守,赖汉英乃决定先攻占附近州县,断其接济,再全力攻城。于是丰城、瑞州、饶州、乐平、景德镇、浮梁、都昌等地先后为西征军攻占。五月二十七日,太平军国宗石祥祯、韦俊等率军进援江西。六月十八日,曾国藩亦遣知州朱荪诒率湘勇一千二百人自长沙援江西、训导罗泽南,编修郭嵩焘等率军数千驰援。七月二十四日,西征军攻湘军罗泽南、朱荪诒、郭嵩焘等于南昌附近。后杨秀清以西征军攻南昌三月不下,命撤围北上,八月二十七日占九江。后西征军分兵两路:一路由石祥祯、韦俊率领,沿江西上攻入湖北;一路由胡以晃、曾天养率领,自安庆经略皖北。赖汉英以攻南昌不力,革职调回天京。

  咸丰三年(1853)五月,清政府为解财政拮据之急,开始发行当十钱。自鸦片战争以来,特别是太平天国起义爆发后,连续不断的内忧外患,使清王朝财政日益困窘。为解燃眉之急,遂开始实行通货膨胀政策。首先是减重小钱的出现。按雍正年间定制:每枚制钱应重一钱二分,每千枚应重七斤八两。道光年间开始出现不足重量铜钱,每千枚仅重四、五斤,工部宝源局与户部宝泉局所铸之钱也大小不一,且有掺铅过多现象。咸丰三年五月,清廷批准铸造发行当十钱,每枚仅重四钱四分。以后,当五十、六和合彩开奖记录,当百、当五百、当千大钱相继出现。皆远远不足规定重量,其中当千大钱每枚仅重二两。咸丰七年又出现铸铁制钱和铅钱。后这些新钱因币值不足,难以流通,不得不停止铸造,但因此而造成币制败坏,金融混乱,财政拮据问题不但未能解决,茂名市一站式百度关键词方案品特轩高手论坛,反而愈加严重。

  清政府在铸行不足值之金属货币的同时,又开始发行纸币,与制钱并行。咸丰三年(1853)五月,清政府开始发行官票,同年十一月发行宝钞,皆由户部负责。官票相当于实银,分一两、五两、十两、五十两四种;宝钞相当于制钱,分五百文、千文、千五百文、二千文四种。同时规定官票一两抵制钱二千文,宝钞二千文抵银一两。后因发行数目过大,缺乏必要的准备,致使官票不能兑银,甚至宝钞也难以全部兑现,市面拒绝使用,流通困难。至咸丰十年,官票、宝钞终于停止发行。除户部发行纸币外,咸丰年间开始设立的京城及各省官银钱号也被授权发行纸币,更是漫无限制,信用尤差。京城官钱局不数年即告裁撤,而地方各官钱号则一直照发纸币,致使整个金融市场陷入一片混乱。

  咸丰三年(1853)六月,太平天国正式在天京朝天宫开炉铸钱,设专官司其事,共四人,职同指挥。试制多时未成,直至次年五月以后方才成功。太平天国钱币分金币、银币(两者非通用品)、大钱、中钱、小钱诸种。金状若铜钱,中间方孔未穿透,银币分大小两种。,小者如小铜钱。大钱似为开炉钱或镇库钱,又有如吉利钱者,重八点一二五公两。中钱有当百钱、五十钱、十钱多种,轮廓与外国银圆相似,每枚重五钱至一两不等。小钱当一文,为最主要的流通货币。各种钱币一般为圆形方孔(间有圆孔),正面为“太平天国”四字(初期作“天国”,也有作“太平”者),背面为“圣宝”二字,间有作“通宝”者,还有不刻者,种类较杂。太平天国早期曾以锡造金田起义钱,面文为“太平通宝”,168图库,背上刻云龙、风虎,且有“会风云”三字,后期在地方江苏苏州、浙江杭州等地也有铸造,不如前期严整划一。太平天国铸钱不计工本,讲求质佳工良。大钱量重,尤为精美。因其质量远较清朝“咸丰通宝”、“同治通宝”为佳,故不论清廷如何严禁,仍多有流至清朝统治区者。

  咸丰三年(1853)十一月初六日,法国驻华公使布尔布隆访问天京。访问期间,布尔布隆以镇江、扬州天主教徒受到太平军“迫害”为名,向太平天国提出责难,要求太平军保护天主教。太平天国顶天侯秦日纲接见了布尔布隆,声明太平军未曾压迫天主教徒,同时警告布尔布隆,不要干涉中国内政,不要帮助清廷与太平天国为敌。布尔布隆在天京期间,亲眼看到太平军纪律严明,天京秩序稳定。因此,离开天京后,他建议法国政府采取“中立”政策,未敢公然与太平天国为敌。

  咸丰三年(1853)冬,太平天国颁布《天朝田亩制度》。咸丰十年重刻刊行。基本内容如下:一、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,一切土地归天国所有,按产量高低分为九等:亩产一千二百斤为第一等上上田,以下以一百斤递减,至亩产四百斤为第九等下下田。分田不论男女,十六岁以上全份,十五岁以下减半,杂以九等,好坏搭配。二、寓兵于农,全体人民依太平军编制组织:五家为伍,设伍长;五伍为两,设两司马;四两为卒,设卒长;五卒为旅,设旅帅;五旅为师,设师帅;五师为军,设军帅。自两司马至军师,称乡官,选本地人充任。军帅以上,县设监军,郡设总制,称守土官,由上级委任,以构成地方各级管理机构。以“两”为基本行政单位,设“圣库”及礼拜堂各一座,由两司马总管二十五家的生产、分配、行政、司法、教育、礼俗、宗教及军事训练等各项事务。每一农户为一生产单位,除种地外,还要从事植桑养蚕、纺织和饲养鸡、猪等家庭副业,所获农副产品,除留够全家衣食至可接新谷外,其余一律交入圣库,遇有婚丧嫁娶,由圣库支付所用,一切鳏寡废疾者皆由圣库供养。三、各级官吏皆需遵守“十款天条”及上级命令,尽忠报国者提升,受贿弄弊者贬黜,详核其统属,列明贤恶,逐级上报,保升奏贬。普通民众遵条令和力农者或举或赏,违条令和惰农者或诛或罚。《天朝田亩制度》本着“有田同耕,有饭同食,有衣同穿,有钱同使,无处不均匀,无人不饱暖”,“天下人人不受私,物物归上主”的精神,否定封建土地私有制,集中反映了广大农民迫切要求得到土地的碑刻,具有鲜明的反封建性质。但它要求在小生产基础上废除一切私有财产,平均一切社会财富,只能是一种幻想,不可能付诸实施。


亚洲电视本港台j2| 挂牌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 本港台现场报码4685| 白小姐开奖结果今晚开| 442288红太阳心水论坛| 660789.com| www.lhc2800.com| 静心阁| 香港赛马会开奖结果官网| 香港黄大仙网| 开奖直播|